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记者暗访电玩城内赌博机 玩家一小时输5万(图
时间:2018-07-09 20:23:38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这是一家正规的电玩城,但玩家似乎对摆放在四周墙边的投篮、街霸这类游戏机不感兴趣,二三十人全围坐在中间4台捕鱼机和1台扑克游戏机上。玩捕鱼的,狂拍着射击键,发出阵阵“啪啪啪”的连击声;猜扑克花色的,叼着烟盯着出牌记录,紧锁着眉头猜想下一张牌的花色。

  他们这样专注并非是为了“玩儿”,而是因为赌。比如猜扑克牌花色,每次下注最低限额是100元,而每个花色最高可押8000。据相关规定,游戏厅不能退币、退分,且玩家每天不能消费超200元。但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,这家电玩城不仅下注额巨大,还能现金退分。多名玩家称,输上万是常事,但一玩就上瘾,总是越陷越深。

  “输怕了,现在见到这玩意儿就害怕!”这是李萌(化名)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可说完,第二天晚上他还是照玩不误。

  “这玩意儿”是一台扑克牌游戏机,玩家下注猜扑克牌的花色。7月初,李萌一连两晚,在这台游戏机上一共输掉了10多万元。

  “陷进”这台游戏机上的并非李萌一人,因为8个坐椅总是满座。多位玩家称,玩半小时输赢过万太正常不过了。

  靠墙摆放的几十台街霸、投篮、三国志游戏机,几乎连电源都没开,屏幕漆黑一片。店里的所有人,几乎都围在4台捕鱼机和1台扑克牌游戏机四周。

  李萌玩赌博机的地方,是一家名为乐果的电玩城,位于潘家园桥东松榆西里一家面馆的楼上,要进电玩城,得穿过面馆大厅再上楼。

  跟别的电玩城不一样,这里靠墙摆放的几十台街霸、投篮、三国志游戏机,几乎连电源都没开,屏幕漆黑一片。店里的所有人,几乎都围在4台捕鱼机和1台扑克牌游戏机四周。

  8个玩家座位都满座了,一旁还有站着围观的玩家。他们不怎么说话,总是专注地盯着屏幕,直到每次开牌,才有人发出点动静。这台机器的玩法是猜扑克牌的黑红梅方花色,黑桃、红桃的赔率是3.8,梅花和方片的赔率是4,而王的赔率是25。

  “下100分押黑桃,中了就赢380元。”一名玩家解释说,游戏机里的1分是1元钱,这台机器每次的最低下注额为100,最高可达4万。“下注就点对应花色的按键,点一下100,想多下注就按住不放。”

  此时,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正叼着烟注视着屏幕上的开牌记录。“红桃都连开4把了,这次怎么着也得出黑花了吧!”他一边跟旁边的同伴说着,一边在黑桃和梅花的下注键上狂按,按毕,机器显示黑桃下注额是1600,梅花下注额为1300。

  “他×的,又出红的!”扑克牌还没完全打开,他就用劲狠狠地拍了一把游戏机面板。一旁的服务员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,仿佛已经习惯了输了钱的客人发火。

  一位玩家说,这台机器可同时下注,可赔率摆在那儿,四种花色都下注赢不了钱,可有时同时选三种,也会输,更别说只选一种花色下注了,说到底,出牌几乎难以猜中,只能靠多重下注防范,但这样一来下注成本就高了。

  李萌说,今年以来,他在这台机器上输了10多万元,仅7月1日就输了6万多,第二天又输了4万多。

  中年男子连续五把没押中,机器上的分数从12000多掉到了5000多分。一旁的同伴责怪他:说走不走吧,这下连本都折进去了。

  “谁能猜到连出这么多呢!”中年男子把烟蒂丢到地上,狠狠踩了一脚,又“啪”地点上一根,继续下注。

  这边气氛不好,坐在一旁的李萌,也默不作声。每次下注前,他都会盯着出牌记录看,然后选定一两个花色进行下注。

  一连多次没押中,没过几分钟,李萌的余额上只有2000分了,他索性将这2000分全押在了一种花色上。等待开牌的时候,他拿烟的手都在颤抖。“你别总吃,它也得吐一点吧。”他对着机器喃喃自语。

  李萌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百元钞票,飞快地点了30张,连同会员卡一起丢给了服务员。

  一句话都没讲,服务员拿着卡和钱直接走向柜台,点钱,拿电子币。回来后,服务员将电子币塞进李萌面前的进币口,机器上的余额一会儿就显示多了3000分。

  李萌说,今年以来,他在这台机器上输了10多万元,仅7月1日就输了6万多,第二天又输了4万多。

  8个人中,只有一个30多岁的T恤男“稳得住”。面前显示余额的窗口,被他用烟盒挡住,只在自己想看的时候,才把烟盒挪开一点点,然后又赶紧遮住。

  两个服务员交谈时说,目前就这一个人赢着钱,但赢的也就一两万。记者偷偷扫了一眼,其余额超过了20000。

  “他快输5万了。”一位围观者小声说,这人下注很重,每次出手就一千多,输这么多,前后不到一小时。

  旁边几台捕鱼机同样“咬人”。7月4日晚,一名中年妇女在一小时内,一万多元现金就全部输掉。半个小时后,她从银行取完钱后又返回继续玩。

  一名玩家说,因为输赢大,电玩城的“安保”也非常到位,不仅服务员口风严密,店内四处都是电子眼,遇到生面孔进店,服务员还全程监控,甚至上个厕所都有人密切“关注”。

  记者办卡充值时,吧台两位女服务员一直坚称“不能退分”,还指着墙上贴的告示强调,不能拍照、录像、赌博。

  “不能退分怎么可能?谁会蠢到花几千上万去买分,玩很可能10分钟就玩完的游戏?”一名玩家说,服务员都是口风紧,对陌生人尤其如此。

  这名玩家说,像这样暗地里经营赌博机的电玩城,即便是对熟客,也不会把关键信息挂在嘴上。“比如退钱的事儿,大家心里都清楚在哪儿退,找谁退,可嘴上是从来都不会说的。”

  他说,输赢大,电玩城的“安保”也非常到位,不仅服务员口风严密,店内四处都是电子眼,遇到生面孔进店,服务员还全程监控,甚至上个厕所都有人密切“关注”。

  暗访时,因记者是生面孔,服务员确实紧盯不放,即便办完卡玩一会儿,也会有人站在一旁。有陌生玩家打开提包掏钱,服务员也会凑过来偷看包内物品。据记者观察,店内设有多处摄像头,可无死角监控大厅。

  经营一家电玩城的老板朱先生说,算不算赌博,就看是不是按分退钱,如果警方没有证据证明游戏币(包括电子分)能退钱,那就拿电玩城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所以在这方面,很多涉赌的电玩城把消息封得很严密,退钱也是在店外由专人进行。

  记者作为新面孔,头几天悄悄向几位玩家打听如何退钱的问题,都碰了一鼻子灰,但得到的消息是,退钱是肯定能的。

  记者在这个电玩城“厮混”了一个星期左右,跟多数玩家和服务员熟了之后,才勉强有了眉目。

  一名玩家说,这家电玩城退钱的人都在楼下,晚上11点前,一般在楼外马路边等着,11点过后,就会在楼下24小时营业的面馆一个角落里,等着玩家来退钱。

  “一般都会装作食客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干吗的。”这名玩家说,退钱的人在楼下守着,另一方面也是望风,一有不对就立即通知楼上。

  7月3日晚上,李萌的手气不错,赢了10000多,要走的时候一听说记者也要退钱,就带着记者一起下了楼。

  在一楼面馆的一个角落里,两名男子正在闲聊,其中一人背着一个小挎包,另一人拿着一部手机。记者注意到,后者是前两天看守扑克牌游戏机的服务员。

  李萌直接把自己的会员卡递了过去,拿手机的男子将会员卡插进读卡器,再连接上手机,手机屏幕上立即显示了卡内余额。随后,另一名男子从背包内取出两沓百元钞票,点清后递给李萌。

  听到这话,李萌有点儿不高兴,只回了句“楼上收了多少钱你不知道”,就转身离开。

  因被群众举报涉及赌博,7月5日,朝阳警方对该电玩城进行布控查处。当晚11点30分,警方布控完毕开始行动后,原本正常营业的电玩城突然关门,警方强行进入后,只在暗房发现一台疑似赌博机。

  朝阳警方介绍,当晚几名便衣侦查员入内暗访时,已初步确认电玩城有疑似赌博机。当晚11点半,当处置警力到场后,电玩城拉下了入口闸门,办案人员未能顺利进入。强行踹门进入后,大厅内只有少数几人在玩游戏,还有一名自称“看门”的男子。

  该男子称,电玩城每晚都关门,“关门时间都不确定,只要没人了就关门。”而据记者之前暗访了解,该电玩城营业时间从每天11点至次日5点,深夜并不关门。

  当晚,在警方行动前的10点钟时,电玩城内的涉赌游戏仍在正常进行,记者也看到有玩家到附近公交车站,找到工作人员退钱。

  当晚12点45分,记者随警方进入电玩城,游戏机已全部关机。原本摆放在大厅的扑克牌游戏机,已被挪到一处暗房,警方拆掉了游戏主板。大厅内的四台捕鱼机也只剩下3台。

  在大厅西侧,办案人员发现一扇暗门,里面办公室、宿舍厨房一应俱全。暗门内,还有一条走廊,直通楼侧的简易楼梯。

  现场警员介绍,整个查处过程,未发现有现金赌博情况,所以没抓捕可疑人员。他表示,会将查扣的游戏机主板移送治安总队进行鉴定,如游戏机确实存在赌博行为,将追查电玩城法人代表,作出相应处罚。

  “庄家肯定是白赚不赔的。”一名游戏机厂家的程序员明确表示,赌博机难度可调,能保证庄家每次抽成一定比例,剩下的则由玩家“自相残杀”。

  昨日下午,西五环园博大道附近,一家生产游戏机的厂家老板介绍,一台捕鱼机价格1.1万,扑克牌游戏机2.4万,“因为庄家利益有保证,只要玩家多,一天就可回本。”

  这家厂的程序员介绍,调控主要是针对游戏机的打码器,比如捕鱼机,可以为“死难”、“困难”、“容易”和“最容易”。机器调控为死难后,玩家很难赢,庄家从玩家押注金额中抽成25%,困难抽成20%,容易抽成15%,最容易抽成10%,“比如机器调死难,玩家押注5万,庄家就能抽一万多。”

  “玩家肯定玩不过电脑。”这名程序员说,通过对机器调控,庄家从中设定抽成比例,比如抽成20%,在保证自己利益前提下,剩下80%留给玩家自相残杀。

  针对电玩城在店外退钱的读卡器,程序员表示,这就是个查询操作终端,通过无线网络与游戏厅吧台主机联系,可查询收支并进行操作。

  根据文化部、公安部等部门联合下发的加强游艺娱乐场所管理的相关通知,规定禁止设立任何形式的退分、退币等赌博功能的游戏设备,同时电子游戏机单次消费也不能超过4元,玩家每天总金额也不得超过200元。

  针对乐果电玩城设置赌博游戏机并退币的情形,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郭聪表示,“若是实情就违法,涉嫌赌博。”郭聪称,经营者是为玩家提供场地、设备,并通过赌博机从中抽成,玩家输赢过万,属于涉案金额较大的违法犯罪行为,组织经营人员涉嫌开设赌场罪。

  对于相关玩家,郭聪认为,玩家同样违法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,警方可对参赌人员进行行政拘留,并处相应罚金。
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上一篇新闻:电玩城捕鱼机一晚吞掉玩家7万4
下一篇新闻:手机捕鱼辅助91Y捕鱼有辅助或者外挂吗?有的大神发个
现在评论本文
[!--temp.news_pl--]
热门排行榜
汪年要旺旺恒峰娱乐开创AG捕鱼游 9577
性价比之王!豪发国际pt平台mg电子 9560
CAC震撼来袭 AG环亚集团带你前瞻 9533
金恒丰贵金属:国际能源署警告原油 9522
西方媒体起底朝鲜核智囊团队:导弹 9513
欢乐斗牛捕鱼无限金币 9502
海口:白酒女销售员称遭客户强奸怀 9491
记者暗访电玩城内赌博机 玩家一 9485
千炮捕鱼(联机版 9472
AG亚游集团存款方不方便呢? 9471
热门图文
热评新闻
・Android
・CAC震撼来袭 AG环亚集团带你前瞻CS:GO亚洲邀
・【法槌余音】第6期:用木马病毒控制他人计算
・叶公好龙ag亚游怎么添加客服为好友????
・献礼女人节《老男孩》档期AG亚游爆笑来袭!
・奔驰E300怎么给苹果手机充电?
・诺基亚宣布智能手机品牌明年回归 前三年至
・奔驰ml350用不了车载充电器
・支撑构件乐瑶大的孩子我不相信
・浙江衢州迎来“洋学生” 设身处地体验儒学
关于我们 | 服务与支持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 2016-2019 Myshadu Corp.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备案:皖ICP备06014805号大满贯娱乐官网提供CDN内容加速服务 版权所有 大满贯娱乐官网